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胸藏文墨虚若谷,腹有诗书气自华

年少从他爱梨粟,长成须读五车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云谷禅师  

2017-02-26 15:29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云谷禅师,出家的法名「法会」,又号「云谷」。祖籍浙江省嘉善县胥山镇,俗姓怀,出生于公元一五00年(明孝宗弘治十三年)。幼年便看破红尘,立志出家。投在本乡大云寺一个老和尚座下,剃度为僧。起初他仅在寺中学习赶经忏、放焰口。
本    名
怀云谷
别    称
云谷禅师
字    号
云谷
所处时代
明朝
民族族群
汉人
出生地
浙江省嘉善县胥山镇
出生时间
公元一五00年(明孝宗弘治十三年)
去世时间
公元一五七五年

目录

简介

编辑
云谷禅师,出家的法名「法会」,又号「云谷」。祖籍浙江省嘉善县胥山镇,俗姓怀,出生于公元一五00年(明孝宗弘治十三年)。幼年便看破红尘,立志出家。投在本乡大云寺一个老和尚座下,剃度为僧。起初他仅在寺中学习赶经忏、放焰口。
因此,他常这样想:「既然出了家,应该以了生死大事偏重,又何必为一日三餐赶什么经忏呢?」
所以,在十九岁这一年。便决心到各处去参访善知识。不久,他受了三坛大戒,听说天台宗有「小止观法门」这本书,他便努力精研,学习止观法门。
当时有一位法舟禅师,承袭了宋代大慧宗昊禅师的遗风,在本县的天宁寺闭关修行,他便去参访问道。法舟禅师说:「止观的要诀,不着于身心气息,内外都要放得下。而你所修行的方法。落于下乘,那里是祖师西来的脉意呢?学佛必定要以明心见性(开悟)为主。」
云谷禅师听了,感动得难以自持地请求指教,法舟禅师教他切实去参「念佛者是谁」?叫他当下发露「疑情」。他便依着指示,不分日夜地参究,连吃饭睡觉的时间也常常想不起来了。有一天正在吃饭,吃完了饭也不知自己已吃完,还按着空碗扒饭,因此手里的碗,忽然不小心摔到地上。
因地一声,猛然打破黑桶,彷佛大梦初醒一样。他再向法舟禅师请教他的境界,便得到法舟禅师的印证了!接着下来,他便读禅宗大书「宗镜录」。对「三界唯心」的真理已彻底地觉悟,自此以后,所有佛经与佛法真义,历代禅宗祖师的公案,都清楚得如同旧识。到此时,他便隐遁到佛教大丛林里,做一些「煮饭挑水」出劳力的仆役工作。来磨炼自己。
有一天,读宋代契嵩法师名著「镡津集」,见到这位(嵩师别号明教)大师护持佛法的深切用心,起初这位大师礼拜「观世音菩萨」,并且每一昼夜念十万声名号。因此云谷禅师也发心效法契嵩大师的行持,马上开始顶礼观世音菩萨圣像,整夜不睡,除了礼拜,便是绕像恭念圣号,直到圆寂以前,从未停止。
当时大江以南的佛法禅宗,已经很没落了,云谷禅师初到南京,住在「天界寺」毗卢阁下的行人道上,看到他的人都带着惊异的眼色。而被封在南京的明代宗室魏国先王,听到了这件事,就请云谷禅师到西园的「丛桂庵」去受供养,云谷禅师住在这里,静坐入定达三天三夜。
住了没多久,我(本文原著人憨山大师自称)的先大师祖(即是师父的师祖),等于俗人的祖父的父亲那一辈(西林老和尚),是掌管出家人的僧官,同时还担任着南京报恩寺的「住持」,他老人家前往参见云谷禅师。就请他住到报恩寺的「三藏殿」去。
云谷禅师整天默然端坐在一个佛笼子里,不作任何迎来送往的事,足不出寺门,整整三年,也从来没有人知道报恩寺里有这个出家人。偶然有些名人大官到这里游览,看到云谷禅师端坐在那里不理人,认为很高傲无礼,就对他出言不逊;
(因为这里人很杂)云谷禅师便柱着拐杖到南郊的摄山栖霞寺去住。栖霞寺是南朝开山建寺,当时梁武帝命雕工在山崖上凿出很多佛像,命名千佛岭,后来历代王朝都加以赏赐,并封赠农田,但是这座道场到明代已经荒废很久,大殿变成了野兽的巢穴。
云谷禅师深受这里的环境幽雅静谁,便铲除乱草,在千佛岭下,盖了一间小茅蓬。住在这里,整天不出山。有一次,有窃盗侵入茅蓬。把衣物偷走,因为是夜间,窃盗偷了东西逃走,但逃来逃去,直到天明,还没有逃离这座小茅篷的附近,结果便被邻人捉到了。送到云谷禅师茅蓬。禅师不但没有把他送到官府治罪,还给他饭吃,又让他随心所求地拿些束西走了,因此,听到这件事情的人都被禅师的行为所感动。
后来做宰相的陆五台,刚做官时出任祠部(掌礼制的官)首长。到处去游览古老的佛教道场。偶然游览到栖霞寺,看到云谷禅师器度和面貌与众不同,特别仰慕,这位官员在这里住了两天,想重新修复这座佛寺。
请云谷禅师为方丈,云谷禅师坚决地辞谢了,并且推荐河南嵩山少林寺的善老和尚来负起这件使命,结果善老和尚到了南京,把这座佛寺全部复了旧日的庄严富丽,又驱走了占据房舍的劣民,他担任这里方丈,建了禅堂,又大开宏扬佛法的讲席,收留各地来挂单的云水僧。长江以南的丛林制度从此时开始创立。这都是云谷禅师的大力促成啊!
道场开了以后,来往的人太多。云谷禅师又移居到后山的幽深处,叫「天开岩」的山里修行。依然是影只形孤。在这一阶段,许多官员和在家居士,因为陆公的参与。引导,大家都已知道有「禅宗」这回事。又传闻云谷禅师风范,所以很多人去参见他。
凡是来参见的人一到,云谷禅师总是问他们:「你日常做什么勾当?」不论贫贱富贵僧侣,到他禅房来。一定把「蒲团」掷在地上,叫他们盘膝正坐。
反观自己「本来面目」,甚至于整天整夜不说一句话,在临别的时候,一定叮咛着说:「你不要浪费岁月啊!」等到再见到的时候。一定要问:「分别后努力修道,功夫用的有没有进步啊!」所以遇一些无心修道的人,便茫茫然无法回答。因为他的慈悲心愈切而严责之情更重。
虽然云谷禅师没有建立甚么门派,收徙传道,但是见到他的人彷佛面对高峰峻崖。有不寒而栗之感。然而。云谷禅师全都以平等心来摄受、加被他们;他接引参访他的人,向来都是低声婉语,平心静气,从没有过严厉的责备。
因而读书人、为官的人。皈依他的也一天天多起来。因此,他不能静静地修行,有人想求见他的,他总以接引他们、加被他们为前提也接见了。每年,他从山中到城里一次,一定寄单在「回光寺」。
每次到回光寺,在家男女居士,都涌过来,如围绕着莲花宝座一样,而云谷禅师看到这种受人拥戴的景况,好象看作梦中的花、雾中的月,不起一点分别心,因此,亲近他的人,好象婴儿依傍慈母一般。
云谷禅师每次出城,大多寄居在普德寺。寺里的老和尚惧鹤悦公,实在受到他的益处不少,我(憨山大师自称)的太师翁(即太师祖)每次请他到方丈室里来求教,常常是十天半个月的。我做小孩时,便亲近侍奉他了,承他老人家非常器重我,对我不厌其劳地训诲开示。
我十九岁那一年,忽然不想出家了,被云谷禅师知道了,问我说:「你为什么要违背最初立志出家的心愿呢?」我就说:「只是我厌烦一般出家人太过庸俗了!」
云谷禅师说:「你既知道厌烦世俗,又为什么不学一学古代高僧呢?古代的高僧,皇帝不以臣子的地位看待他;父母不以子女的地位教养他;天龙八部对他无限地恭敬,也不认为可喜:你应该找出「传灯录」。「高僧传」这些书读读看,就知道了!」
我(憨山大师自称)当下就检查书箱,查出一部「中峰广录」的书,捧着去见云谷禅师,师说:「你熟读这部书,就知道出家人的高贵之处了!」
我从此时便决心落发为僧,实在是受到云谷禅师的启示,这是嘉靖(一五六四,明世宗嘉靖四十三年)甲子年的事。
过了两年,到嘉靖四十五年冬天,云谷禅师悲悯禅宗将面临灭绝的地步,就约集了五十三位同道,在「天界寺」结期坐禅,师全力鼓励我参加共修,指示我参「向上一着」,并且先教我念佛数声,再反观这「念佛的人是谁」?到此时我才知道有禅宗这回事。而此时南京各佛教寺院,参禅的人不过四。五个罢了!
师渐渐老了,慈悲心愈为深切,虽然是七、八岁的小沙弥,也一律以慈悲的眼色看待他们,以恭敬心对待他们,凡是平时行住坐卧,没有一样不当面恳切地教导。耐心而有条理地指示他们;凡见到这种景象的人,人人都以云谷禅师对自己特别亲切,既然是他的护法心深切,不轻视初发心学佛的人,不怠慢破戒的比丘。
而当时有些出家人不能遵守戒律,凡是违犯了国家禁令的人,云谷禅师一旦知道了,不等别人求救,他就自动去救助了,而且一定要恳求主管官吏,说佛法完全付托政府官吏为「外部护法」,只希望他们能体悟佛陀的心意,对出家人的毁辱,便是对佛陀的毁辱了,听到这席话的官吏们。
没有不马上改变了态度,直到把那些犯戒的人释放为止。可是,这些事,外界竟然大多不知道,因此听到这些话的人也不曾因为云谷禅师的多事而感觉厌烦;时间久了,大家都知道他是出于非亲非故,「与自己并无关系的大慈悲心」啊!
当袁了凡先生未及第时,曾经在山中参访云谷禅师,他们相对着默然无言地静坐三天三夜。
云谷禅师把「一切唯心造」的生命奥义指示给袁了凡,袁恭谨地接受指示,这件事详细情形在袁的著作「省身录」上,由于这个缘故,云谷禅师的高风,一天天更加受人重视。
当明穆宗隆庆辛未年(公元一五七一年一),我辞别云谷禅师到北方去参访,临走时,师告诫我说:「古人到天下各地行脚参访善知识,只是单纯地为了寻求参悟本来面目,你要想想,日后拿什么回来见你的父母师友呢?要谨慎地不要空空浪费你的草鞋钱啊!」
我听到这话,流着眼泪拜别禅师。到下一年(一五七二)春天,出身嘉兴县的吏部尚书吴默泉、刑部尚书郑旦泉。和出身浙江平湖当时做太仆的陆五台,和他的弟弟云台,一同请云谷禅师,回到故乡去宏法。他们诸位时时到禅师的大室请示佛法,每次求见都一定先行燃香,再求指示,行做弟子的大礼。
当时有一位达观禅师,常常与尚书陆平泉,中书徐思庵,参见云谷禅师请示「华严经」的要义,禅师便为他们发挥「四法界」(即「事法界。理法界。理事无碍法界、事事无碍法界」。)的圆融妙义,大家都赞叹得无以复加。
云谷禅师平常教导别人;特别标举出「唯心净土」法门,但是他一生处处随缘,并没有标榜过自己的门派,而各大丛林寺院,只要有开示禅宗的道场。
一定请他坐在首座的席位,到了之后,就提出「百文规矩」(唐朝百丈怀海禅师提示,「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」。)务必要人学习古人的典型,绝不可有一点随便。
云谷禅师平日动静语默,安详稳重如山,沉默少言,一旦说话,便如空谷足音,醒人眼目。师住在山中清修,四十多年如一日,夜不倒单,终身拜佛诵经,没有一日间断。
当大江以南禅宗初兴的时候,在人事庞杂。议论纷歧的南京驻锡,在品德道行上,始终无可令人非议之处,他的德行高超由此可知了。
云谷禅师回到故乡住了三年,受到他化育的人,成千成万。有一天夜间四处乡邻看到他的庵中起了大火,等到天亮,再跑去看个究竟。云谷禅师已经安然圆寂了。这是明神宗万历三年正月初五日的事。
云谷禅师生在公元一五00年。寂于公元一五七五年,世寿七十五岁,僧腊五十年。他的弟子真印师等为他火化,葬在大云寺的右侧。
我自从离开他之后,走遍大江南北,遍参了所有的善知识,但还没有见过品德和道行的落实。慈悲安详像云谷禅师这样的高僧。每一回想起来,他的音容面貌,便在心头清楚地显现出来。因为感念他教导我的深恩大德,所以一直到老年也不能忘记他。
他的出家学道因缘,我常常亲身听他说述。但「最后一着」(即禅、示之见性),还不够了解。前丁已(公元一六一七)年到浙东来,应沈定凡居士的供养,顺便到栖真庵(寺)瞻拜云谷禅师的灵骨塔,才发心集款为他建造灵骨塔的纪念亭,又买了些农田以备永久供养,稍稍地尽一点感恩之心。因为见到袁了凡先生为他写的碑铭不够详细,所以把我亲自所知的为他写这篇传,以便作为未来人的榜样。
云谷禅师是中兴禅宗的大德。可惜的是他所讲的「机锋开示」都没有留下来,所以就无法发扬他的禅门心法了!

了凡四训

编辑
了凡四训书影了凡四训书影
云谷禅师隐遁到丛林里,做一些“煮饭挑水”的仆役工作,来磨练自己。当袁了凡先生未及第时,曾经在山中参访云谷禅师,他们相对静坐三天三夜,云谷禅师把“一切唯心造”的生命奥义指示给袁了凡。云谷禅师平日动静语默,安详稳重。住在山中清修,四十多年如一日,夜不倒单,终身拜佛诵经,直至圆寂,从未间断。晚年,云谷禅师回到故乡的三年里,受到他教化的人,成千成万。有一天夜间,乡邻看到寺中升起大火,跑去看个究竟,云谷禅师已经安详地圆寂了。云谷禅师(1500——1575),世寿七十五岁,僧腊五十年。塔建在大云寺的右侧。
词条标签:
宗教人物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